您当前的位置:  主页 > 新闻中心 >
  • 淞沪会战中,上海闸北激烈的巷战
  • 文/ 陆永兰  
  • 回程路过徐州的时候,列车在站台上滑行,突然在站台上看到了我爸,他还冲我挥了挥手,我突然鼻子一酸,上午你还在夹河维护铁道线路,保障春运运输安全,晚上就像超人一样出现在了我的面前,抬头从车窗里看到了自己红了的眼眶,硬生生把眼泪憋了回去,因为我身后还有旅客。等旅客乘降完毕,我爸走到我身边,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小橘子,一路上的辛酸和想念涌上心头,刚上车的时候跟你们抱怨过,车上太干了,只带了零食都没带点水果,没想到回程路过徐州站,你就给我送来了,虽然你的背影一点也不高大也不帅气,但是从我牙牙学语到长大成人一直给我无言的爱,我捏着这一把小橘子,完成了第一趟的春运任务。
  • 四月里的一天黄昏,院里洒满夕阳的金辉,我们几个正欣赏一棚黄瓜秧昂头攀爬的萌样。却忽然感觉,院子里,黑影穿梭,啾啾声响,顺眼看去,呀,喜事来啦,我家的一根滤水管上,在弯头和墙面的三角处,半只燕子窝已赫然挺立,两个天然的工匠,正忙着一趟又一趟地运来建筑材料呢。
  • 国民党士兵在一个环形阵地中阻击着日军,看起来犹如一个环形的堡垒。
电话
www.runxiu.net